主页 > 专家现实 >同入仙门寻大道不同心境不同归!

同入仙门寻大道不同心境不同归!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24 708° 专家现实

同入仙门寻大道不同心境不同归!

昔有卢李二生,隐居太白山读书,兼习吐纳导引之术。(pixabay.com)

古人大都有修道之心,但能够下决心放弃一切,而去修道的却不多。最后能够坚持下来,终成正果的更係寥寥无几。

从前有两个书生,一个姓李一个姓卢,隐居在太白山,兼学呼浊气吸清气的〝吐故纳新〞养生术和不食五穀的〝导引术〞。有一天,李生对卢生讲:〝我实在受不了这样清苦的修道生活,不想在山里呆落去了,準备出山到各地好好游一游。〞然后就辞别落山了。

后来李生管理一个桔园子,由于人们买橘子时骗他,再加上行人经常偷橘子,最后亏损的很厉害,李生欠了官家好几万贯钱,被欠债拖累得不能回家,十分贫困。

一天,李生经过扬州的阿使桥时,遇见一个穿布衫草鞋的人,一看原来係卢生。李生过去曾称卢生为二舅,就叫住了卢生,并对他的衣衫破旧錶示同情可怜。没想到卢生却大骂道:〝我穷有咩可怕的?不像你那样不往好道走,为钻营些蝇头小利而与嗰啲凡夫俗子为伍,又弄得一屁股债,被人家限制不许动地方,你有咩脸面见我!〞李生再三向卢生谢罪,承认自己当初不该出山使修道半途而废,卢生这才缓和了,笑着讲:〝我的住处不远,听日我派人接你到家玩玩。〞

第二天果然卢生派了个僕人骑着一匹骏马来讲:〝我家老爷让我接您。〞李生上了马,马快如飞,出了城南又跑了几十里路,路旁一所府第的大红门开了,卢生在门口迎接李生。只见他戴着缀有星饰的高冠穿着綉着彩云的袍子,容光焕发,身边有几十个僕人婢女簇拥着,和在阿使桥上遇见时完全不同了。

卢生让李生到堂屋里饮酒,见屋子周围都係奇花异草,好像仙境。卢生又让他服用了啲药物,味道十分甘美。到了晚上,又领着李生到北面的一个亭子里喝酒,并讲:〝我给你找个能弹箜篌的女子陪你喝酒吧。〞不一会儿,有人举着红烛领来一个绝色女子,讲嘢声音似莺啼燕语十分好听。李生看箜篌上有一行红字〝天际识归舟,云间辨江树〞。喝完酒,卢生讲:〝你想不想和弹箜篌的女子成婚?她係大家闺秀,资容也很出色。〞李生讲:〝我怎敢有这个念头呢?〞卢生就作主把那女子许配他,又问他欠人家几多钱,李生讲两万贯。卢生就给李生一根木杖讲:〝你拿这个到城内一家波斯人开的商店里去取钱还债吧,今后希望你继续学道,唔好再去陷入经商的泥潭里了。〞

天刚亮,僕人牵着接李生的马又来了,卢生让李生骑上回家,送他出了门。李生拿着那木杖去了波斯商店,店主一看就惊奇地讲:〝这唔係卢二舅的木杖吗?你係从哪儿拿来的?〞李生讲了详情,波斯人就照付了钱,李生拿钱去还了帐,得到了人身自由。

同一年李生去了汴州,在汴州当行军的陆长源把女儿嫁给了他,嫁后一看,妻子非常像卢生当初在北亭上叫来弹箜篌的嗰个女子,而且也弹一手好箜篌。再一看妻子的箜篌上竟也有一行红字,仔细一看正係那两句诗。李生就对妻子详细讲了在扬州去卢生家做客的事。妻子讲:〝箜篌上的字係我的小弟弟刻着玩的。昨天我梦见天上的使者对我讲仙官让我去扬州赴宴弹琴,情景和你讲的完全一样。〞李生又惊又叹,再去找卢生的住处,只见荒草一地,咩也没有了。

有些人,虽然没有修道成功,也算係积了啲福分,可以在人间享几年福。而真正修道成功的人才会享大自在,得到真正的幸福。或许李生直接去找卢生就会得到继续修炼的机会,可惜他还係错过了。

原文:

昔有卢李二生,隐居太白山读书,兼习吐纳导引之术。一旦,李生告归曰:〝某不能甘此寒苦,且浪迹江湖,诀别而去。〞后李生知橘子园,人吏隐欺,欠折官钱数万贯,羁縻不得东归,贫甚。偶过扬州阿使桥,逢一人,草蹻布衫,视之乃卢生。生昔号二舅,李生与语,哀其褴褛。卢生大骂曰:〝我贫贱何畏?公不作好,弃身凡弊之所,又有欠负,且被囚拘,尚有面目以相见乎?〞李生厚谢,二舅笑曰:〝居处不远,明日即将奉迎。〞至旦,果有一仆者,驰骏足来云:〝二舅遣迎郎君。〞既去,马疾如风,过城南数十里,路侧朱门斜开,二舅出迎。星冠霞帔,容貌光泽,侍婢数十人,与桥下仪状全别。邀李生中堂宴馔,名花异木,若在云霄。又累呈药物,皆殊美。既夜,引李生入北亭命酌,曰:〝兼与公求得佐酒者,颇善箜篌。〞须臾,红烛引一女子至,容色极艳,新声甚嘉。李生视箜篌上,有朱字一行云:〝天际识归舟,云间辨江树。〞罢酒,二舅曰:〝莫愿作婚姻否?此人名家,质貌若此。〞李生曰:〝某安敢?〞二舅许为成之,又曰:〝公所欠官钱几多?〞曰:〝二万贯。〞乃与一拄杖曰:〝将此于波斯店取钱,可从此学道,无自秽身陷盐铁也。〞才晓,前马至,二舅令李生去。送出门(门字下有脱文,《云笈七籤》一一三下有〝洎归,颇疑讶为神仙矣。即以拄杖诣波斯店〞十七字)。波斯见拄杖,惊曰:〝此卢二舅拄杖,何以得之?〞依言付钱,遂得无事。其年,往汴州,行军陆长源以女嫁之。既婚,颇类卢二舅北亭子所睹者。复能箜篌,果有朱书字,视之,天际之诗两句也。李生具讲扬州城南卢二舅亭中筵宴之事。妻曰:〝少年兄弟戏书此。昨梦见使者云:‘仙官追’,一如公所言也。〞李生叹讶,却寻二舅之居,唯见荒草,不复睹亭台也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